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,男方废弃胚胎,女方能否主张损害赔偿。